北京土地征收律师

浙江省拆迁涉刑事犯罪案例:“妨碍公务”四人被拘,公安证据疑点重重

当前位置 : 首页 > 经典案例

浙江省拆迁涉刑事犯罪案例:“妨碍公务”四人被拘,公安证据疑点重重

* 来源 : * 作者 : 北京土地征收律师

事件发生在美丽的浙江省丽水市,被拘留的四位当事人,是当地搞养殖的一家人。2015年6月份,四位当事人分别被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以妨碍公务为由处以了十日的行政拘留。而所指向的妨碍公务,是发生在2014年9月份的一起因当地政府部门到该养殖场断电强拆而导致的冲突事件。北京拆迁涉刑事犯罪律师


四位当事人在拘留实施完毕后,委托臧云律师对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提起了诉讼。在诉讼中,被告公安局提交了四个案件共同的证据多达近150页。乍一看,好像是证据确凿、铁证如山。但经当事人和臧云律师认真研究后,发现公安局的证据中竟然存在着极为重大的矛盾,而根据这些矛盾之处,会得出一个可怕的疑点:被告公安机关是否存在提供虚假证据或者伪造变造证据的嫌疑? 北京妨害公务罪律师 


疑点一:2014年发生的案件,而公安机关的受案编号竟然是2015年的案号。

在诉讼中,被告公安机关提供的《受案登记表》显示受害人报案时间为2014年 9月20日下午14时50分。但该《受案登记表》的编号,却是丽莲公受案字【2015】第XXXX号。这就出现一个非常明显的矛盾:2014年受理的案件,怎么可能会形成2015年的案号?


疑点二:对证人的调查询问时间,早于受害人的报案时间。

被告公安机关提供的《受案登记表》显示受害人报案时间为2014年 9月20日下午14时50分。也就是说,只能在这个时间点之后,公安机关才有可能受理了案件进而展开调查。但被告提供的对于多个证人的询问笔录显示,询问证人的时间发生在9月20日下午14时50分之前。即,在还没有人报案,公安机关还没有案件的情况下,竟然先行展开了对证人的调查程序。一个非常明显的矛盾:没有案件,何来调查?没有案件线索,调查方向从何谈起? 北京拆迁律师


疑点三:关键证据视频光盘未和原件核对一致,原件至今下落不明。

在本案中,被告公安机关据以定案的主要证据,是一份所谓的事发现场录像。被告提交了该录像的光盘。在法庭上,我方要求被告出具存储在拍摄器材内的视频原件,被告未能出具。我方质疑:原件在哪里?光盘作为复制件,为何不和原件核对一致性?案件历经数月四次开庭,被告始终未能给予正面回应,至今也未提供该视频的原件。


疑点四:被告提供的落款时间为2014年12月的《接受证据清单》中,所接受的证据竟然为2015年形成的证据。

被告为了证明原告养殖场的违法性,提供了一份《接受证据清单》。该《接受证据清单》显示,在2014年12月20日,受害人向被告提交了数份关于涉案养殖场违法的证据。而在其中一份证据《养殖场情况说明》中记载:“2015年3月27日,省“三改一拆”…”。这又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矛盾:2015年发生的事情,怎么受害人在2014年就预知了?难道受害人还有未卜先知的超强能力?北京拆迁涉刑事犯罪律师 


鉴于上述证据的重重疑点,原告方向法院申请司法鉴定,请求鉴定上述涉案证据的形成时间。但更令人费解的是,法院以上述案件不是主要证据为由,一一不予准许。这令原告方难以接受:是否属于案件主要证据姑且不予争论,难道说法院对于行政机关涉嫌伪造变造提供虚假证据的行为,不应该主动查明并追究其法律责任吗?怎么原告提出来鉴定以便帮助法院查清该情形,法院反倒是找理由回避呢?北京妨害公务罪律师


知名法治时评人陈东升在《民告官的无奈也是法治的无奈》一文中谈到:“相关报告披露,去年全国各级法院一审审结的19.9万件行政案件中,行政机关败诉率为14.68%。”。民告官的胜诉比率如此之低,恐怕不单单是行政机关的依法行政工作做得好,也不单单是因为老百姓不会告的问题。“在一些地方法院,无论律师如何讲事实、讲证据、讲程序,律师的正确意见就是影响不了裁判,最后的判决结果往往让人啼笑皆非、瞠目结舌、匪夷所思。”陈东升在同一篇文章里,找到了法律之外的其他原因。


最后,作为一个法律人,在依法完成相应的法律工作外。只能祈祷:“这一起状告公安机关的案件,不会出现陈东升所描述的“匪夷所思、啼笑皆非”的结果。不会出现法治的无奈,律师的无奈,当事人的无奈。” 北京拆迁律师